咨询电话
0373-6351890\0373-3511287
0373-6351928\0373-6351881

业界资讯

5-氟胞嘧啶的副作用及与阿糖胞苷等药物的相互作用

已知5-氟胞嘧啶有一些相对较小的副作用,如恶心、呕吐和腹泻,它也有更严重的副作用,包括肝毒性和骨髓抑制。

5-氟胞嘧啶的胃肠道副作用

胃肠道副作用是5-氟胞嘧啶治疗中最常见、危害最小的副作用,包括恶心、腹泻、偶尔呕吐和弥漫性腹痛。在接受5-氟胞嘧啶治疗的患者中,约有6%会发生这种情况。虽然这些副作用通常不严重,但已报告了2例溃疡性结肠炎和肠穿孔。

5-氟胞嘧啶的肝毒性

在5-氟胞嘧啶治疗过程中可能发生肝毒性。在大多数情况下,它涉及血清转氨酶和碱性磷酸酶浓度的增加。肝毒性的发生率尚不清楚:大多数报告引用的发生率在0到25%之间,尽管我们自己的小组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肝毒性的发生率可能高达41%。这可能是由于肝毒性的定义比早期研究中使用的更严格,或者考虑到被调查患者的潜在疾病,肝酶的增加可能不仅仅是由5-氟胞嘧啶引起的。

如果减少5-氟胞嘧啶的剂量,肝酶的增加通常可以逆转,有时甚至在剂量不变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血清中胆红素浓度升高和肝脏肿胀也鲜有报道,但可以通过停止5-氟胞嘧啶治疗来逆转。然而,在接受5-氟胞嘧啶治疗念珠菌性心内膜炎的患者中发生了2例严重的肝坏死。

5-氟胞嘧啶的肝毒性机制尚不清楚,但它似乎依赖于浓度,其可被预测且可以避免,只要小心地将5-氟胞嘧啶的峰值浓度维持在100 mg/L以下,并通过暂时停药或减少剂量即可逆转。但并非所有5-氟胞嘧啶浓度高的患者都会出现肝毒性。

5-氟胞嘧啶的副作用及与阿糖胞苷等药物的相互作用

5-氟胞嘧啶的骨髓抑郁

与5-氟胞嘧啶治疗相关的最严重的毒性是骨髓抑制。已经有几个关于严重或危及生命的白细胞减少症、血小板减少症和/或全血细胞减少症的报告。在Kauffman&Frame的研究中,使用5-氟胞嘧啶治疗的15名患者中有4名发生了骨髓毒性(白细胞减少3例,全血细胞减少1例)。4例患者血清5-氟胞嘧啶浓度峰值均为≥125 mg/L,3例患者在2-14天内5-氟胞嘧啶浓度维持在>125 mg/L。虽然血清5-氟胞嘧啶浓度的降低解决了3例患者的骨髓抑制,但有一例患者死于骨髓再生障碍性贫血。

其他几项研究表明,5-氟胞嘧啶浓度>100 mg/L是有毒的。检查5-氟胞嘧啶毒性的最大研究涉及同时给予两性霉素B的194例患者。该研究表明,在20例5-氟胞嘧啶浓度>100 mg/L的患者中,12例(60%)发生骨髓抑制(粒细胞减少和/或血小板减少),在65例5-氟胞嘧啶浓度<100 mg/L的患者中,有8例(12%)在治疗的前2周51%的患者和91%的患者中出现明显的骨髓抑制。62例有潜在血液病或接受过放射治疗或骨髓抑制治疗的患者特别有可能。5-氟胞嘧啶治疗后出现骨髓抑制。

5-氟胞嘧啶与阿糖胞苷等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

5-氟胞嘧啶的抗真菌活性已被证明,如果与患者共同给药,阿糖胞苷可竞争性抑制5-氟胞嘧啶的抗真菌活性。这种抑制的发生可能是由于5-氟胞嘧啶被同一运输系统的易感细胞所占据。因此,阿糖胞苷治疗是使用5-氟胞嘧啶的禁忌症。

由于5-氟胞嘧啶最严重的副作用,即骨髓抑制和肝毒性,可由许多其他药物引起。因此,当5-氟胞嘧啶必须与可增强这些副作用的药物(如免疫抑制剂或细胞抑制剂)共同使用时,必须谨慎。此外,已知的骨髓抑制药物,如齐多夫定,在接受5-氟胞嘧啶治疗的患者中应谨慎使用。然而,没有证据表明5-氟胞嘧啶与免疫抑制剂或细胞抑制剂同时给药产生骨髓抑制或肝毒性的协同作用。

同时给予氢氧化铝或氢氧化镁悬浮液可以延缓5-氟胞嘧啶的吸收。然而,这对总生物利用度的影响很小。

降低肾小球滤过的药物会减少5-氟胞嘧啶的代谢,从而延长药物的半衰期。5-氟胞嘧啶最常见的药物相互作用是同时使用两性霉素B。在一些系统性真菌感染的治疗中,5-氟胞嘧啶和两性霉素B联合使用以增强两者的抗真菌活性。然而,两性霉素具有很高的肾毒性,同时使用5-氟胞嘧啶和两性霉素B将导致5-氟胞嘧啶血清浓度的增加和5-氟胞嘧啶半衰期的增加。

本文由胞嘧啶整理发布,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产品
全国咨询热线

0373-6351890

0373-3511287

0373-6351881

地址: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科隆大道511号
电话:0373-6351898 传真:0373-6351900
版权所有
Tuoxin

新乡拓新是胞嘧啶生产厂家,为您提供5氟胞嘧啶胞嘧啶核苷酸等产品及其相应的价格报价。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92 Second.